Search

857 墨稼文創


A Sneak Peek of The Felt Queen of Contemporary Art - Lucy Sparrow

露西·絲姵蘿 ( Lucy Sparrow ) - 英國現代藝術的毛氈天后預覽?


露西·絲姵蘿( Lucy Sparrow ) 是英國當代最具原創力與潛力的藝術家之ㄧ,新奇活潑的風格顛覆了軟雕塑與工藝的界線,她擅長以毛氈作為主要媒材來仿製生活的物件,營造出超「寫實」的「假」日常生活。其作品世界營造出柔軟溫暖的觸感、色彩強烈、細節則略帶稚氣,乍看之下帶著濃厚的童趣,但意境中卻潛藏著社會議題。以俏皮活潑的表象抓住觀眾的視線,當走進她繽紛的沈浸裝置中又不冷防的揭露著現實社會中被視而不見問題,詼諧的手法引發觀眾高度的關注與共鳴。


2014年 露西·絲姵蘿於倫敦東區開設了她的第ㄧ間轉角雜貨店(Cornershop),從此在當代藝術界掀起一陣炫風,快速 ”展店“ 紐約、洛杉磯、邁阿密甚至到亞洲,跨足雜貨店、超市、便利商店、情趣用品店、醫療診間、熟食店等,場場銷售一空。


2021年底露西·絲姵蘿將首次亮相台北,是露西個人的第九個展覽,也將首次回顧她的創作歷程,與全新主題的沈浸式裝置展開啟新ㄧ波亞洲拓店計畫。







一位歐美特愛的新普普教父 : 路易斯•巴爾巴 Lluís Barba Barba 路易斯·巴爾巴 (Lluís Barba) 一位多科班出生的西班牙藝術家、畫家和攝影師。也是一位屬於多方面涉略研究的藝術家,他還嘗試過廣告設計、繪圖、視頻投影和裝置,但一路藝術創作以來,他一直堅持在求新改造傳統創作素材和繪畫題材〪如今,他的作品在歐洲、美國、拉丁美洲、加拿大和日本展出 時,場場爆滿,造成媒體和大眾話題奔飛〪其”與論”製造出來的轟動,更是令人乍舌——買他的作品的人都是各界名人,如: 包括:希爾頓家族(Hiton Family)、美國古根漢博物館董事會主席/英國倫敦溫迪·費舍爾·基什基金會主席: 溫迪•費舍爾•基什 ( Wendy Fisher Kirsh Foundation ) ,以及在倫敦英國以色列博物館內舉辦的拍賣會,由蘇富比主辦,他的作品(兩張參展)一下子就被收購…等,您就可以知道他作品的魅力了〪其實這些創作都是路易斯•巴爾巴花很多年的時間研究出來的,您只要光看他畫面上充滿了視覺密度(有的更是密密麻麻),就會感到一句:厚!很有美國時間(很有耐心/閒工夫)去製作這樣的作品〪但最重要的是,所有作品都具有批判性,深入了解後與當代社會之間摩擦的對話 ; 從電影到時尚問題、從初略的科學認知,到豐富的博學歷史知識、從經典的古典主義思想,到露骨的粗俗文化概念都有,是那麼令人著迷的系列作品,這些作品當然是用當今最高科技的素材配合做出來的,就讓我現在來簡述一下他的創作概念〪 1952 年出生在巴塞羅納,曾在優加美術專業學校(Académica de Llotja /畢卡索曾經在此就讀 )和馬山那專科藝術學校(Massana)學習,就讀藝術設計與版畫〪藝術家把他的作品定義為“對社會的反思、對社 會問題的批判”—— 其作品就是為了反映社會不同或不公的生活現象,進而對社會的問題,提出了嚴厲的” 批評”。 他說:「藝術是一個”特權”的平台,我們必須接觸那些持有特權的人……我們要挑出社會的弊因, 讓世界上一些明顯不平衡發展的事物 : 富裕與貧窮、文化與無知的差距反映出來〪我希望藉由我這個平台(創作品)呈現被忽視的另一個世界〪另一方面,在我的作品上展現出”孤立”與大量消費自我,每個人幾乎每天 為了某些事而失去自己真正的”身分”; 這是我一直想試圖去傳述的”概念”和詮譯這個概念」〪所以假如您有機會仔細看他作品的內容,您就會看到有一些地方有標示”條碼”且很明顯,有些地方就要仔細去看,才 看得到標示; 這就是代表這個人已喪失身份的意思,也是消費主義的標誌,在他的創作品中這種標誌一定會存在 〪 然為何歐美都尊稱他為:新普普藝術的教父呢?當然要做教父不是那麼容易的! 因為他的創作是屬於一種當代科技攝影(安迪•霍爾夫是攝影系,之後創普普藝術)技術/電腦與普普藝術風格結合(大/誇張/艷麗/震撼) ,所以歐美的藝評家都稱之為新普普,與後現代的新新人類非常的類似(不按照牌理出牌,誇張的有條有理)—— 誇張而不失真實性,來批判社會庸俗或逆風的文化。從而對社會或世界呈現批判的”畫面”,或主觀藝術評論的”觀點”,再從而把世界上的文化與現實社會生活的人們,建立起真正屬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然藝術家認為,作品視覺上不僅讓人感到震撼,而其作品內容上更保有荒誕的”劇情”或”悖論”的風格(新新人類的想法),來諷刺現今真實社會的面面觀,您只要仔細”品味”其作(任何一幅作品/創作品),您就會感受到這位藝術家不只在藝術史上是”飽讀詩書”,連在哲學、政治、科學、當代流行法則和社會文化都略知一二,在他的創作腦下一一呈現〪與其說他是尋找“與真實世界平行的世界”(有點像達利說的——達利說:在這個地球上,有另一個世界與我們並存著),不如說是,他自己將自己很粗暴地拋入當下”藝術世界”


最危險的地方(新新人類什麼都有的平台裡)——去實驗、探討出一種『新的』繪畫創作;無論是題材、還是材料,他都盡全力的想辦法突破”傳統”!



完整文章將刊登於 藝術家雜誌五月號 徐芬蘭(Hsu Fen Lan)撰寫




44 views

Recent Posts

See All